《那年花開》首播 大女主戲流行但不是誰都能突圍

來源:鳳凰網娛樂|責編: 萌妹|2017-09-02 15:31:10
分享到:

      原標題:《那年花開》首播 大女主戲流行但不是誰都能突圍

   女性傳奇大劇《那年花開月正圓》前晚在東方衛視首播。該劇收視成績亮眼,人設新鮮、表演獲贊,男女主演的CP感很足,孫儷也貢獻了一個區別于她以往的角色。在大女主戲口碑持續下滑之際,這部戲總算止住了這股頹勢,在長達70多集的體量中,接下來就要看劇情是否持續給人新鮮感,這樣它才能算得上真正突圍了。

策劃:徐暉

撰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曾俊

現象:

大女主戲扎堆,但有的遭差評

如今大女主戲流行,劇中的許多角色提倡獨立自強,能掌握自己的命運,一部戲如果能傳播出這樣的價值觀,就會獲得觀眾歡迎,《歡樂頌》就是這樣。以往的戲都是以男性為主導,女性角色在里面都是做陪襯的“花瓶”。如果一部戲能以女演員為中心,那就有走紅的潛質,從《羋月傳》到《楚喬傳》,這些劇的高收視都能說明問題。市場上也在扎堆制作大女主戲,周迅、范冰冰、楊冪、倪妮、趙麗穎、陳喬恩等人的新戲全都是這一類,《獨孤皇后》《獨步天下》《扶搖皇后》,劇名讓人“傻傻分不清楚”。

即便如此,有的大女主戲也因為劇情平庸、演員演技扛不住遭到差評,比如迪麗熱巴主演的《秦時麗人明月心》口碑平淡,被寄予厚望的《醉玲瓏》未成爆款。

相反,大男主戲熱度未起,觀眾多為男性,以知識分子和白領為主,這些人通常對追劇沒有“執念”。更無奈的是,在貢獻收視率方面,不少男性演技派亦有可能不敵有網絡流量的“小花”。吳秀波主演的《軍師聯盟》雖然質量不錯,但在收視率上沒有得到相應的體現。在未來,姜文的《曹操》、吳磊的《斗破蒼穹》、楊洋的《武動乾坤》、吳亦凡的《將夜》、馬天宇的《三國機密》、張若昀的《霍去病》都可以讓觀眾換換口味。

反饋:題材不新鮮,人設不多見

《那時花開月正圓》有歷史的真實原型,取材自清末陜西女首富周瑩一生跌宕起伏的故事。無論是從戲份的分量,還是周瑩這個角色本身的傳奇性來看,該劇都屬于典型的大女主戲,因此其題材并不新鮮。這也是孫儷一開始拒絕這部戲的主要原因,因為她主演的《羋月傳》就是這個類型的鼻祖。

不過它的人設卻不多見,女主角周瑩是一個靠在路邊賣藝、給高門大戶當丫鬟為生的女子,身世都不清楚,她聰明、爽朗、大大咧咧,有濃郁的江湖氣息,沒有泛濫的“圣母心”,也不是傻白甜。作為一名端茶遞水的丫鬟,她敢腳踢少爺;作為吳家少奶奶,她照樣敢當著母親的面,不顧世俗禮教脫鞋而坐,這種頑劣、市井氣息的女主角,區別于孫儷以往的角色,也和其他大女主戲明顯不同。

其實,有觀眾在開播前質疑,“娘娘”的戲路并沒有大的變化,但從前兩集來看,孫儷在表演上還是有了一些突破,把角色的那股倔勁、靈氣和少女感表現得非常到位,“那眼神和氣場絕了,連腳后跟都有戲”。因此,觀眾很期待看到她如何突破當時女人不能做生意的桎梏,最終成為女首富的歷程。

從敘事上來看,該劇情節流暢、節奏不拖沓,一條線索是吳家東院和沈家的競爭,另一條線索是周瑩個人的命運轉折,周瑩成了牽動整部戲的戲眼。因為故事發生在清朝末年,所以在傳統的“商戰與愛情”主題之外,亂世中商人怎樣安身立業也是這部戲的一大看點。

孫儷陳曉CP感很足

除了周瑩,各個主要人物通過第一場戲就把角色性格立起來了:沈星移(陳曉飾)的紈绔、吳聘(何潤東飾)的善良、杜明禮(俞灝明飾)的城府。演員們表演認真,各自展現了全新的形象。老戲骨發揮穩定,劉佩琦扮演的周瑩養父、謝君豪扮演的沈四海、張晨光扮演的吳蔚文,都有鎮場的功效。

雖然在多年后何潤東和孫儷再次合作,觀眾都希望他們在戲里是“官配”,但是吳聘這個角色去世得很早,與孫儷對手戲最多的是陳曉。有人認為,陳曉演的男主角沈星移是“古裝版道明寺”,“這位富家少爺醉心于玩樂,但很純情,平日里無法無天,碰上女主角就服服帖帖,CP感太足了”。目前看來,他們在對手戲中成了一對活寶,制造出許多笑點,原本看起來不太搭的演員呈現出化學反應,打消了不少觀眾此前的擔憂。

此外,該劇采用演員原聲拍攝獲得點贊,觀眾不必再聽到古裝戲中季冠霖等常年相似的配音了,何潤東的臺灣腔稍微讓人不適。對此,孫儷透露:“我會讓老師帶著我把劇中臺詞完整讀一遍,這也是熟悉角色的過程。”她還講了一個小插曲:“有場戲講我爹死了,我哭得很傷心,卻聽到旁邊有人在播放《小蘋果》,因為當時我們在無錫影視城拍攝,旁邊有人在表演。為了保證收音不失真,我們經常要等一個多小時。”

導演采訪:影視制作要回歸常識

昨天,該劇導演丁黑接受采訪,談及該劇拍攝幕后。他表示,以往的同類宅門戲會偏凝重,所以這部戲必須有所區分,故事必須讓人感到愉悅、畫面明快、剪輯和構圖大氣,在保證精彩的基礎上傳遞出秦商的精神,“最難的地方在于怎么建立喜感,周瑩要在悲劇命運中頑強地折騰,希望觀眾能看到我們的用心”。

他說,孫儷拍攝前也覺得創作上有很大挑戰,但是這個戲路的突破最后打動了她,“周瑩悟性極高,做事不拘小節,身上有很強的喜劇色彩,端莊、詼諧、潑辣都有,表現讓我驚喜”。

他回憶說,拍《玉觀音》時,孫儷演戲的天賦很高,但由于是南方人,臺詞上有口音問題,“我知道她后來每一次拍戲都會請臺詞老師來指導,所以現在她用原聲完全沒問題”。

談到選擇陳曉,他說:“大家一般覺得陳曉是乖巧和翩翩公子,這次是一個顛覆,要重點表現演員亦正亦邪的狀態,一定要讓觀眾看到他們沒有表現出的東西。”

他還指出,現在的影視行業十分混亂,所有該有的培訓、標準都被漠視,不少人都是在用業余的方式對待制作,“我們要回歸常識,把品質做到自己心中的最好”。

頭評

突圍要靠劇本和表演

曾俊

據傳兩家電視臺各自用每集300萬元的價格買下這部《那年花開月正圓》,視頻網站更是花了9億元,總價堪稱國產劇最貴,當然這個紀錄很快會被打破。在網站上,網友想要第一時間看劇,就必須成為會員,這種模式到底帶來多大的影響還未可知。總之,網絡和電視臺繼續競爭,觀眾追劇的方式必定會隨之變化。

面對播出方的追捧,《那年花開月正圓》扛住了壓力。在開播第一天,該劇就獲得了兩個臺收視雙雙破1的好成績,有的更沖到了1.5以上,可見孫儷的收視號召力。

可是,更多的大女主戲長著一張相似的臉:女主角少時天資過人,遭逢變故,一路拼殺最終站上人生巔峰;雖然集美貌與心計于一身的女二號常常從中作梗,但女主角基本還是萬千寵愛集于一身,男二號、男三號甘愿犧牲,最終女主角與男主角成就曠世奇緣。已經被過度消費的“女性成長史詩”已經引發了嚴重的審美疲勞,有的“瑪麗蘇”盛行,被批“除了顏值,什么都沒有”。大女主戲要想重回巔峰,就不能再“穿新鞋,走老路”。

在所謂大女主戲的盛世里,一部戲如果要突圍,還是要靠劇本和表演。從表演來說,孫儷等主演都沒太大問題,接下來就看該劇劇情能否持續給人新鮮感了。

原標題:《那年花開》首播 大女主戲流行但不是誰都能突圍

泰山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