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機不要停!》拍續集?狗尾續貂毀原作

來源:電影通緝令|責編: 李文|2019-04-17 17:16:02
分享到:

  《攝影機不要停!》拍續集?狗尾續貂毀原作

  《攝影機不要停!》的火爆相信所有影迷還記憶猶新,18萬人民幣成本豪取1.8億票房,投資回報比高達1000:1,是當之無愧的年度黑馬。

  這部電影為何如此成功我們暫且不表,在前作上映不到一年的時間,《攝影機不要停!》竟然拍攝了續集。

  這部名叫《攝影機不要停! 續集 好萊塢大作戰!》的作品,作為TV番外篇在日本電視臺上播放,講述了《攝影機不要停!》拍完后半年,電影中的劇組籌拍新一部電影的故事。

  那我們回到上面的話題:《攝影機不要停!》因何而成功?

  一是結構上的新鮮感:

  《攝影機不要停!》最主打的看點,便是第一幕的35分鐘一鏡到底的僵尸片,從第一個鏡頭就將觀眾牢牢抓住,35分鐘的長鏡頭充滿了狗血橋段、拍攝失誤,狀況百出但卻順利完成。

  第二幕則從這樣一個僵尸片轉到幕后,抓取了籌備這個35分鐘長鏡頭的前期準備工作。

  而最精彩的第三幕,則是轉換了一個視角,將鏡頭拉遠,從更加幕后的視角,觀察開頭的35分鐘長鏡頭的制作過程。

  也就是這最后的第三幕,構成了影片的最大亮點,我們看到第一幕中那些令人匪夷所思的拍攝失誤和莫名其妙的狗血劇情,都有了合理的解釋:

  攝影機突然掉到地上是因為一開始的掌機大叔腰疾復發動彈不得,掌機助理拿起了攝影機,也就有了之后的瘋狂變焦的拍攝風格的變化;

  最后的搖臂鏡頭搖搖晃晃,是因為之前準備的搖臂出了故障,所有劇組人員搭起了人形金字塔拍成的。

  這樣一個結構上的巧思讓觀眾從一開始的一頭霧水,再到最后一幕,每一個細節都對應上的拍手大笑,是《攝影機不要停!》在娛樂性上的最大亮點。

  二則是對于電影幕后的全方位剖析和迷影精神的升華:

  《攝影機不要停!》是真正的講述電影拍攝過程的電影,在第二幕中,觀眾可以看到一個沒錢也沒經驗的導演,是如何憑借著自己一腔對電影的熱情,將一個爛攤子整合成一個完整的電影。

  觀眾可以看到不靠譜的出品方以及制片人,耍大牌的偶像演員,一心為了作品完成的劇組工作人員,所有的人都是真實的電影制作中,可能會發生的人和事。

  而最打動人的,無疑還是影片所展現出的迷影精神,導演的女兒日暮真央是一個狂熱影迷,她對電影的熱愛讓她成為了這部電影能夠完成的最關鍵因素。

  在片尾的那個人形金字塔搖臂中,她作為塔尖,搖搖晃晃地舉著攝像機,這是“攝影機不要停”這六個字的最完美詮釋,相信只要是影迷,看到這一幕都會為之動容。

  我們再反過來看《攝影機不要停!》的續集《好萊塢大作戰》。

  首部的導演兼編劇上田慎一郎任編劇,這次他更升級為總制作人,導演換成了新人中泉裕矢。電影主演全員回歸,幕前幕后都是原班人馬。

  開頭依然是一個僵尸片,依然長鏡頭,浮夸的表演和油膩的配色一個都沒變,劇情也是毫無邏輯,死去的餐廳老板下一秒就莫名其妙復活。

  看過前作的觀眾,自然也就知道,這樣的狗血劇情和莫名其妙背后,依然是各種的突發狀況,所以一臉冷漠的看完是肯定的。

  隨后鏡頭轉向第二幕,也就是這部影片的籌備過程,先是上一部作品取得大成功,電視臺決定繼續投錢,讓他們照葫蘆畫瓢,再拍攝一部一鏡到底的僵尸片,只不過這次制作升級,要把拍攝整個挪到美國的電影圣地好萊塢,故事也將設定在那里。

  隨后的便是一系列的突發狀況,先是投資方撤資,好萊塢之旅泡湯,日暮真央決定在日本造一個好萊塢,當然,沒什么預算的他們也就是找來兩個美國人來參演,布景上弄一點“好萊塢”風格的裝飾,最后在窗外的小山坡上用紙板搭一個好萊塢的標志性景觀。

  第三幕拍攝上遇到的困境也幾乎與前作一模一樣:

  前作是搖臂壞了,這一次就改成HOLLYWOOD的9個英文字母被風吹走了幾個;

  上次是人形搖臂,這次就是人形字母;

  (你告訴我這是一樣的東西?)

  前作關鍵演員因為拉肚子和喝醉酒導致狀況百出,這一次就改成了女主角誤喝了安眠藥拍攝過程中直接睡昏過去。

  唯一不同的一條線,便是日暮真央和她的外國男朋友,就要不要和他一起到美國發展這件事產生了分歧,在長鏡頭拍攝過程中,用臺詞的方式表達了自己對未來的選擇。

  矛盾結構幾乎一模一樣,劇情設置也是沒有任何區別,整部電影看下來,完全是《攝影機不要停!》的精簡版本,沒有任何一點可稱新意的地方。

  甚至最大的對應點,也就是片尾的人形HOLLYWOOD的字母板,第一幕和最后一幕完全不同,你和我說這是直播時候加的特效,恐怕連自己都騙不過去吧?

  而且,資本的注入,已經到達了侵蝕影片本身的程度,短短60分鐘的電影,插入了兩次植入廣告,而更要命的是,這兩次植入廣告甚至都比正片來的精彩,反正我是對那個租借的雀巢咖啡機種草了。

  這樣一部可稱依葫蘆畫瓢,甚至狗尾續貂的續作,反映出了資本對這樣一部成功作品的過度榨取。

  一個模式成功,甚至都不想著依照這個模式再出一部新作,干脆叫來原班人馬,直接依葫蘆畫瓢拍一部一模一樣的作品,賣情懷,賣熱血。

  但是《攝影機不要停!》本身也只是一部賣“第一次”觀影體驗的電影,連二刷都會索然無味的一部作品,拍攝一個一模一樣的續集,意義到底在哪兒?除了賺錢,似乎沒有什么理由可以解釋了吧?

  而這樣的事例當然也不是僅《攝影機不要停!》一部作品而已,大家熟知的《死神來了》,在第一部那種“死神要你死,你不得不死”的驚喜模式之后,拍了4部續集,一部比一部無聊,到最后就成了“1000種死法”的獵奇影像;

  1999年同樣以小博大的《女巫布萊爾》的續集也同樣模式照搬,索然無味,類似的事例還有《死亡錄像》等等等等…

 

  一部優秀電影的成功有各種各樣的原因,但想要依靠復制模式,就想要取得再一次成功,真的就只是癡心妄想了。

原標題: 《攝影機不要停!》拍續集?狗尾續貂毀原作

泰山APP